站内搜索
 
【国务院表彰的推广PPP模式有力市县】湖南凤凰:“全域旅游+PPP”助力脱贫攻坚

发布日期:2018/11/2   浏览次数:412次

【国务院表彰的推广PPP模式有力市县】湖南凤凰:“全域旅游+PPP”助力脱贫攻坚

中国财经报 道PPP 2018-11-01

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对2017年落实有关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予以督查激励的通报》(国办发〔201828号),对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工作有力、社会资本参与度较高的27个市、县(市、区、旗)予以督查奖励。2018年对表彰市、县(市、区、旗)在PPP项目以奖代补政策评审时予以优先支持,对于进入中央财政PPP示范项目名单且通过评审的新建项目,投资规模3亿元以下的项目奖励300万元,3亿元(含3亿元)至10亿元的项目奖励500万元,10亿元以上(含10亿元)项目奖励800万元;对表彰市、县(市、区、旗)在2019年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PPP项目前期工作专项补助时给予优先倾斜和支持。中国财经报社PPP版对表彰市、县经验做法进行“国务院表彰的推广PPP模式有力市县”专题宣传。

凤凰县隶属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旅游资源丰富,尤以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凤凰古城闻名于世。

然而,作为全国旅游强县,凤凰县却是国家贫困县。数据显示,总人口43.2万人的凤凰县目前有9.1万贫困人口。在全县186个贫困村中,腊尔山、山江片区属于中高海拔集中连片贫困地区。

守着绿水青山,就不愁没饭吃。近年来,凤凰县通过“全域旅游+PPP模式”,将优势旅游资源变为了金山银山。截至目前,凤凰县5PPP项目全部落地,总投资69.62亿元。仅全域旅游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就可间接实现2万人就业。

近日行走在凤凰县,记者看到了沈从文笔下凤凰古城所特有的江南水乡的温婉缱绻,更感受到了PPP模式在助力脱贫攻坚上所发挥的关键性作用。

    全域旅游发展遇难题

凤凰县位于湘西边陲,是一个土家族、苗族居多的少数民族地区,这里不但有苗王山寨,还有连绵不断的群山、星罗棋布的溶洞、蜿蜒曲折的河流、清澈亮丽的山泉,更有沈从文笔下所描摹的“沿江的吊角楼就如美人醉酒一样憨态可掬,城内大街小巷中辣子与熏肉的香味四季飘香”。

200112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凤凰县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2016年,随着国家正式提出“全域旅游”概念,凤凰县旅游产业迎来了发展良机。

“一批散落、掩映在自然山水和民族风情中的传统村落,是凤凰发展‘全域旅游’的优势资源。”凤凰县县委书记颜长文告诉记者,自从开展“全域旅游”以来,凤凰县就没有淡季、旺季之分,全年人气都很旺。2017年,全县接待游客151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41亿元。

“然而,凤凰县也面临旅游产品严重不足,农村旅游景区的沿线公路破旧,高端酒店、停车位、游客服务中心等接待能力不够,城区污水排放不及时等问题,成为制约凤凰‘全域旅游’发展的突出问题。”颜长文对记者说,由于凤凰古城处于传统老少边穷的湘西山区,经济较为落后,地方财力不足,景区开发较晚,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足,特别是旅游集散和停车场建设严重滞后,阻碍了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同时,拥有300多年历史的凤凰古城由于年代久远出现不同程度破损,城区规划建设不够规范,城市设施较为落后,服务功能十分缺乏。

“凤凰的旅游资源确实多,关键就是如何合理开发。”凤凰县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向俊文对记者说,凤凰县要大力发展“全域旅游”,必须解决制约凤凰县旅游业转型升级的“瓶颈”。

    PPP缓解旅游产业发展难题

如何突破“瓶颈”?凤凰县找到了破题的关键所在,即资金短缺是制约旅游产业发展的一大难题。只要按照“怎么干?谁来干?干好怎么分配?”的思路解题,凤凰“全域旅游”这盘棋就能走活。

“适逢财政部推行PPP模式,我们认识到这一模式是解决旅游产业发展资金难题的有效途径。于是,我们在2015年就成立了以县委书记为组长的PPP项目推进工作领导小组,统筹全县PPP项目建设。”凤凰县县长赵海峰介绍说,为了科学规范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凤凰县出台了《凤凰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实施办法》,明确推广PPP的重点领域,并从简化审批流程、完善财税支持政策、积极推进公共服务领域的收费调节机制、健全基础制度、加强动态管理等方面着手,大力推广应用PPP模式。

为了夯实财政干部的业务基础,凤凰县财政局带领相关业务工作人员赴兄弟县市学习“全域旅游”、智慧城市、污水处理PPP模式的先进经验,为凤凰县PPP项目顺利执行寻找可复制模式;高度重视PPP项目的合规性。向俊文告诉记者,凤凰县坚持由相关部门做好物有所值和财政承受能力“两评”工作,坚决杜绝借PPP之名行变相举债之实等违法违规行为。

“这其实是一个建规矩、立制度的过程,有了规范制度的保障,各司其职,各取所得,产业才能健康顺利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解决了‘怎么干,谁来干,干好怎么分配’这三道题,就为凤凰县‘全域旅游’发展搭建好了思想与制度的保障平台。”向俊文说。

2017年,凤凰旅游基础设施及转型升级建设PPP项目、凤凰县全域旅游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凤凰县城乡给排水工程PPP项目等先后开工。目前,3个项目分别完成总投资额的68%30%10%,前两个项目均进入财政部PPP示范项目库。

    “全域旅游+PPP”脱贫效果初显

“旅游扶贫是一个长线工程,前期投入大、产出少,涉及到贫困村的旅游开发,更是因村寨基础设施建设、经济条件、自然环境的约束,显得‘看上去很美、做起来很难’。”向俊文告诉记者,凤凰县通过“全域旅游+PPP”模式,不但补齐了旅游基础设施投入不足的短板,还让乡亲们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

据介绍,目前凤凰县PPP落地的项目有全域旅游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和凤凰县给排水PPP项目,这两个项目涉及全县大部分贫困乡镇。以凤凰县“全域旅游”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为例,项目中的凤凰县农村旅游公路建设、凤凰县饮马江湿地综合治理、山江镇特色小镇建设工程涉及全县5个乡镇、37个村,建档立卡户 1642户、贫困人口6182 人。

“虽然还没完全建好,但是这几个月来我们山江特色小镇的游客是越来越多了,我们村都陆续开起了客栈,收入也增加了不少,现在我们可算不上贫困户了。”家住凤凰古城周边的邓大爷笑着对记者说。

颜长文告诉记者,全域旅游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建成后,将带动近千人贫困人口实现就业,人均每年可实现收入2万元;项目将有效带动周边贫困乡镇工业、农业、服务业发展,间接实现2万人就业,相应贫困人口当年可直接实现脱贫。

除了“全域旅游”基础设施建设PPP项目外,凤凰县给排水PPP项目也有力拉动了经济社会发展。该项目建设区域位于凤凰县城区,阿拉营、吉信、山江等十多个乡镇,凤凰县麻冲乡等4个乡域,舒家塘村等8个传统村落,长潭岗景区等5个重要景区及雄龙村等10个重点村落都在其中。

“凤凰县城乡给排水PPP项目建成后,预计带动当地贫困人口实现就业500人,人均每年可实现收入3万元。” 颜长文告诉记者,除了保证城区和乡镇供水的水量外,该项目还能极大提高公共服务供给质量和效率,有效解决凤凰县整体自来水产销率偏低等问题,有利于盘活政府存量国有资产,减轻政府债务负担,提高凤凰县居民整体生活质量。

“这两个PPP项目对完善农村公路网络,促进县域经济发展,提高贫困农民生活水平,改善贫困人口现状,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颜长文说。

 

来源: 中国财经报

 


上一篇:关于贯彻实施政府会计准则制定的通知
下一篇:多地新一轮PPP项目“上马” 数千亿元投资入场
 
河南省 | 军事 | 鹰潭市 | 禄丰县 | 荆门市 | 怀安县 | 垦利县 | 三亚市 | 青海省 | 贵州省 | 罗山县 | 客服 | 邵阳市 | 永清县 | 舞阳县 | 蒲江县 | 都匀市 | 育儿 | 蒲城县 | 谢通门县 | 阿拉善右旗 | 余干县 | 台北市 | 开封县 | 格尔木市 | 新干县 | 安岳县 | 丘北县 | 延津县 | 庆元县 | 二手房 | 巴塘县 | 罗定市 | 土默特左旗 | 黄平县 | 盐山县 | 三明市 | 九龙坡区 | 麻阳 | 明星 | 子洲县 | 牟定县 | 阳新县 | 慈溪市 | 牙克石市 | 维西 | 香港 | 汤阴县 | 成安县 | 东乌珠穆沁旗 | 新乡县 | 弥勒县 | 祥云县 | 吴堡县 | 万源市 | 长沙县 | 兰西县 | 嵩明县 | 江源县 | 张北县 | 保靖县 | 辽源市 | 高安市 | 广州市 | 普格县 | 胶南市 | 舒兰市 | 宁夏 | 惠州市 | 晋江市 | 河北区 | 杭州市 | 桂平市 | 墨竹工卡县 | 鄱阳县 | 平邑县 | 肇庆市 | 高安市 | 灌云县 | 内丘县 | 噶尔县 | 五台县 | 田阳县 | 玛多县 | 全椒县 | 乐平市 | 留坝县 | 朝阳市 | 日照市 | 黄山市 | 汪清县 | 白水县 | 四川省 | 泸州市 | 栾城县 | 巴南区 | 云阳县 | 卢氏县 | 麻栗坡县 |